首頁|新聞中心|電視點播|走進宣城|文房四寶|民主考評|宣城房產|廣電傳媒|印象宣城 設為首頁|收藏本站
【為你讀書】“只恐夜深花睡去”的海棠能美到什么地步?
來源:新華網 作者: 發表時間:05-14 16:02

海棠在千年前的宋代,是怎樣盛開在宋人心里的?是管鑒的“春色十分,付與海棠枝上滿”,是李清照的“知否?知否?應是綠肥紅瘦?!?,也是陸游的“春光還與美人同”……這粉嫩接近透明色的花朵,撫慰了詞人的心,也記錄下在他們不同的人生際遇,觀賞海棠的各種心緒,成為他們生命的映照。翻閱馮娜《唯有梅花似故人——宋詞植物記》。走進詞人心中的絕代姝麗海棠。

美得讓人“只恐夜深花睡去”的海棠,是占盡“春色十分”的名花(管鑒《酒泉子》)。這無香的海棠到底有多美呢?姜夔說它“紅妝艷色,照浣花溪影,絕代姝麗。弄輕風,搖蕩滿林羅綺。自然富貴天姿,都不比等閑桃李?!?陸游也有詩云,“猩紅鸚綠極天巧,疊萼重跗眩朝日”。在賞花風氣興盛的宋代,人們不僅盛贊海棠花色艷而不俗、纖巧無塵,還強調了它的身姿俏麗、渾然天成。陳思還在關于海棠的專著《海棠譜》的序言中表述了海棠的地位:“梅花占于春前,牡丹殿于春后,騷人墨客特注意焉。獨海棠一種豐姿艷質,固不在二花之下?!?/p>

宋人賞花,不僅停留在對花卉外在的觀摩,也不僅在理論上深化了對花卉的認知,比如出現了專門研究海棠的著作《海棠記》《海棠譜》。最重要的是,他們將日常生活、情思、境遇與海棠緊密聯系在一起,賦予它人格、修養,和與人相通的命運。

“問海棠花下,又何如、玄都觀中游。嘆佺巢蜀錦,常時不數,前度何稠?!保▌⒊轿獭栋寺暩手荨罚┻@是人生跌宕中的歲月之嘆;“春色十分,付與海棠枝上滿,清尊我亦十分傾。未忘情?!保?管鑒《酒泉子》)是韶光易逝的別恨離愁;“試問卷簾人,卻道‘海棠依舊’?!??知否?應是綠肥紅瘦?!保ɡ钋逭铡度鐗袅睢罚┻@是孤寂、惜花與自憐……海棠就這樣盛開在宋人的世界,他們在春日與它對坐,凝視它那美得仿佛不屬于塵世的、接近透明的花朵;他們在夜里擔憂著這近乎完美之物,是否會被上蒼一夜之間收走——這是宋人審美的一種心態,對接近極致者產生隱隱的憂慮,他們不再像唐人那樣帶著熱烈的、擴張的情感;他們是低斂的、敏感的,懷著一種盛極而衰的、成熟的憂慮,借由一種個人的、冥想的途徑觸碰到了一朵花的核心。

海棠之美,以蜀中為最,這一點陸游體會得深。直到他80多歲高齡回想起在蜀地度過的時日,念念不忘的仍是海棠——“我初入蜀鬢未霜,南充樊亭看海棠”。這位被稱為“海棠癲”的詞人,在《劍南詩稿》中就收錄了他近50首關于海棠的詩詞。他在蜀中的心境與感懷,在蜀中的奔走與交游,亦是海棠花開花落八載的韶光。北宋乾道六年,46歲、正值人生壯年的陸游入蜀任職。此后八年,他淡看“暄妍光景老海棠,顛風吹花滿空廊”(《驛舍海棠已過有感》);他有過“熏籠消歇沈煙冷。淚痕深、展轉看花影”(《月上海棠》)的飄零感傷;有過“醉到花殘呼馬去,聊將俠氣壓春風”(《留樊亭三日王覺民檢詳日攜酒來飲海棠下比去》)的豪氣灑脫。有過“鳩雨催成新綠,燕泥收盡殘紅。春光還與美人同”(《臨江仙·離果州作》)惜春惜別的低回;也有過“三疊凄涼渭城曲,數枝閑澹閬中花”(《閬中作》)的驛路惆悵……再沒有花朵比海棠更能代表蜀地風景與風土的旖旎、明凈了;也再沒有什么比海棠更能陪伴遠足的陸游?!霸孪驴摧贬?,燭下看海棠”,想必在燭火的影影綽綽中,他已經參悟了人生的倉促,也知道這人生孤旅中并不偶然的際遇,是安慰、是提示,也是生命與生命的相互映照。

《唯有梅花似故人——宋詞植物記》

馮娜 著

江西美術社出版

內容簡介

《唯有梅花似故人——宋詞植物記》一書涉及近四十種宋代詞人視野提及最多的植物。詞人賦予它們情思和人格,在它們身上投射了宋人強烈的生命意識。作者用優美的行文和審美情趣帶領我們徜徉在宋詞的植物世界,就像乘舟穿過時間的甬道,在浩瀚的海域,與千年前的人們經歷著相通的悲喜和寧靜。那涌動的植物的光芒中有關于人世的體察,有關于人心的探問,有關于宇宙的求索,還有對身邊草木、對萬物的親近與愛憐,不僅讓我們感受到宋人優雅、深沉的生命質地,更讓我們讀懂一個時代的心事。

【責任編輯:徐健】

用戶評論

已有0人評論
   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
   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