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|新聞中心|電視點播|走進宣城|文房四寶|民主考評|宣城房產|廣電傳媒|印象宣城 設為首頁|收藏本站
【為你讀書】青山常在白云間,唯有靜中歲月長
來源:新華網 作者: 發表時間:05-12 14:54

世事嘈雜,迎來送往,忙碌和浮躁已是人間常態,反躬自省與靜坐觀照成為奢侈品。如果在這紛亂之中,有人請你坐下來,給你沏杯茶,和你安安靜靜閑談,告訴你一些最質樸、最實用的道理,給你溫柔而堅強的力量,那肯定是一件幸福的事。而這種幸福,相信《靜中歲月長》這本散文集能夠讓你充分感受到。讓我們跟隨作者筆下的幽默,呈現出親切、機俏、含蓄的特點,以致有足夠的力量吸引我們沉浸其中,微笑著面對塵世悲喜和人生得失。

靜謐是不準確的詞。動態可以用詞形容,而靜,像止水,像透明的空氣和光線,沒法用詞語狀之。靜者,姑且形容無聲,其實是安然。世界上沒有哪一個角落是無聲的,鮑爾金娜在小說 《門》中說:“真正的靜謐,人自身會發出一種聲波,像螞蟻交頭接耳?!蔽覀円呀浟晳T把沒有噪音叫 “無聲”了。都市的人所稱噪聲是車輛行駛鳴笛、工地機械、樓下互相罵娘和火車對面臥鋪客人的呼嚕聲。如果把聲波震動轉化為熱動能,一百個打呼嚕的人都可牽引一輛車廂前進,不用買票,別人還得給他們獻錢。

擺脫了這些噪音,人說寂靜無聲。這里的無聲里除了鳥啼,還有青草翻身和樹葉說夢話的聲音,松鼠在枯干經年的褐色落葉上奔跑打滑發出的聲音。我在森林里手摸一棵紅松,樹皮發出紙頁的聲音,這聲音就是身份。大自然有無窮無盡的聲音,晝夜而發,夜里更多一些,交織在一起變成所謂地籟——渾然的聲波,像大提琴在低音聲部的運弓,一直往右拉,不回弓。曼托瓦尼樂隊就是這么處

理尾音的——錄音時,把起弓聲貼在回弓上,就如同樂隊的人合力運一把弓,邊運邊走,從斯圖加特走到瑞士琉森,像一隊販私鹽的人們。

靜謐包括陽光照在十八世紀的老瓦上,瓦身湊巧掉了一些粉末,落地上發出微小的聲。樹把陰影移到草地上,曬太陽的小蟲抱怨著轉移到亮處的行進聲。草葉阻擋風的聲音。這些聲音本來可以構成轟鳴,但樹、草和泥土把聲音過濾吸收了,使人的耳膜感到安適。人耳更適合聽到和諧的聲音,如樂器之大三和弦,或雨水聲,敲玻璃杯聲。敲玻璃杯聲之悅耳極為奧妙——當,此音并不是一個音,

還有回聲,箕泛音。泛音發出最多的是鳥啼,一個音分出兩層。最悅人的是小鳥唱歌時喉嚨里仿佛有水沒咽下去,行家叫 “水音兒”。邢臺一帶管這種鳥叫 “衣滴水兒”。為什么是 “衣”,而不是 “一”呢?這一類的問題沒地方問去,自己在心里悶著吧。

窗外是天地之籟,窗內是收音機的音樂和介紹性的德語。這個電臺早四點起播大作品,交響樂。下午播音樂會現場 (有掌聲)。晚上播小作品,如合唱、單簧管奏鳴曲、小提琴奏鳴曲。相比較我聽不進去的是主持人和音樂家的對話訪談,音樂家回答問題像吵架。我在 “靜”里,覺得時間真正現出了本色,它們像脫光了外衣在溪水里游走,和市場里尖銳的時間,機場破碎的時間,官場沉悶

的時間都不一樣。靜的時間干凈,時間長。我像牧區的人那樣放棄了手機手表,看窗外揣摩時間。有時候,時間多到一堆,蹲在窗臺上看我寫作。我躺在床上,床單被褥潔白,覺得應該想點事情了,卻不知想啥。家人勸我四處出游,比利時、法國、瑞士,我以為這么靜靜地待著非常好。上哪兒能找到這么安靜、草香鳥啼的地方歇著?不好找,今日偏得了。

《靜中歲月長》

鮑爾吉·原野 著

遠方出版社

內容簡介:

本書收錄了鮑爾吉?原野創作的描寫自然之美以及生活感悟的100多篇散文。全書通過描述各種美的延續、善的升華、情的真摯,來體味生活的寧靜,探尋人性的本真,并最終引領讀者去找尋自己內心的凈土。其文精微深邃、優美蔥蘢,透露著“獨與天地精神往來”的云水情懷。

【責任編輯:徐健】

用戶評論

已有0人評論
   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
   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